三路人马分进合击 马拉松破2的新年愿望能否实现?

除了Nike,Adidas和一个专家+大腕+大咖组合,也在全力猛攻马拉松进2这道终极关隘。

2017年,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?

元月3日,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在脸书上宣布:继近几年的目标——跑步365英里、打造一个简单AI家庭、读25本书和学会中文一一圆满实现之后,他照例为自己定下2017年的个人挑战:遍访美国每一个州,同时结识当地人。

扣除已经到过的州,他只须再跑30来个。这应该是几年来小扎同学最轻松的目标——难道他都开始偷懒了?

不过,美国跑步界名人许下的新年心愿,似乎也都不是什么雄心壮志:

集美貌和实力于一身的美国“万米一姐”兼2016纽马季军赫德(Molly Huddle)有两大愿望,分跑步和生活两大类:

”跑步方面,多练灵活性和瑜珈,以克服长年跑步导致的身体僵硬;

“生活方面,提高车技(不知如何做到,哪位给点拨下?驾校好像教不了更多)。”

大学讲师出身的“终级数据控”、奥运会马拉松第六名沃德(Jared Ward)的目标同样再平凡不过——不是要跑进2:10或者拿到几个冠军,它们和跑步完全不沾边:

而今年将退役的41岁老将梅布(Meb Keflezighi)说了三个:

完成波士顿和纽约马拉松;

多陪妻儿兄弟姐妹和父母;

每周在跑步时送给第一个跟我说“Hi Meb”的人一件T恤——当场脱下赠与,所以对不起,上面可能会有汗水,好在我出汗不多。

相比之下,大型运动品牌可不能这么打酱油,或者说放烟幕弹。它们的新年愿望听起来简直是异想天开:马拉松跑进2小时!

其中炒作最高调的莫过于美国第一大运动品牌Nike。大家读到的破2报道,几乎都是围绕它家的“Breaking2”计划。

Nike版破2计划

在距新年还有半个多月的2016年“双12”这天,Nike就许下一个宏愿:要在2017年攻破一道跑步界最坚不可摧的障碍——马拉松突破2小时大关。

Nike此举绝非出于一时头脑发热。这一项目起始于2014年夏季,经过两年多的研究论证、筹备和测试,近期才公之于众。如果没有相当的自信,耐克不会轻易押上这么一大笔钱和品牌声誉。

Nike为此招募到来自东非三国的三大全马和半马高手:

2016伦马兼里约奥运会冠军、肯尼亚人基普乔格(Eliud Kipchoge);

两获波马冠军、埃塞俄比亚人德西萨(Lelisa Desisa);

半马世界纪录保持者、厄立特里亚人塔德塞(Zersenay Tadese)。

外加一支20人支援团队,包括教练、运动装备设计师、工程师和运动生理学家。

这一计划仍有不少语焉不详之处,六大要素“5W1H”只敲定三个半:

what:马拉松跑进2小时。

why:为了人类和Nike品牌?

who:基普乔格,德西萨和塔德塞。

when:2017年内,但具体时间未定;where和how也是。

要用1小时59分59秒或更短时间跑完一个马拉松,对应的5公里用时为14分13秒,10公里28分26秒,平均每公里配速2分50秒,时速21.1公里,比世界纪录2:02:57快将近3分钟,每公里快4秒,提高幅度多达2.5%。

这相当于要把两年前在柏林破纪录时的肯尼亚人基梅托(Dennis Kimetto)甩下800多米,谈何容易。

人类上一次将马拉松纪录缩短3分钟左右——从1998年的2:06:05和1999年的2:05:42,到2014年的2:02:57,用了15年以上时间。

当然,世界纪录快速提高的先例并非没有过:2002至2003年,英国奇女子拉德克里夫(Paula Radcliffe)仅用两年,就将女子世界纪录从2:18:47先后改写为2:17:18和2:15:25,累计缩短3分22秒,幅度差不多就是2.5%。

据《应用生理学期刊》推算,这一女子世界纪录相当于男子的1:59:55——人类已经跑进2小时了!

Nike的做法是:先定下破2这个大方向,再展开反向工程,进行一步步倒推,看看为了达成这一目标,到底还需要做些什么。

专家+大腕+大咖组合

人类马拉松何时破2,这是跑步界的一大永恒话题。每次马拉松世界纪录一被刷新,总会有人端出这盘冷饭重新炒热,哪怕它看上去始终像是一座遥不可及的空中楼阁。

只不过这两年情况有点不同:这场大辩论已经从空谈转化为行动——开始有人肯砸下重金,去赌一把这个可能性。

正在做这件事的不止Nike一家。英国布赖顿大学(University of Brighton)体育学教授、运动生理学家皮齐拉迪斯(Yannis Pitsiladis)也启动一项“Sub2Hr计划”。

一介大学教授,也有胆量和能耐干这么大的一件事?你可别小看他,人家不仅争取到一位世界顶尖高手和马拉松大腕的加盟,也吸引到“全球第一大报”的关注。

2016年5月,《纽约时报》以《Man Vs Marathon》为题,拿出巨大版面、分上下两篇对这一计划作了详尽报道。

皮茨拉迪斯虽然财力远不如耐克,承认如何筹措到3000万美元经费是一大难题,但他已经拉到一个大咖加盟:去年曾在柏林跑出史上第二快成绩2:03:03的埃塞俄比亚名将贝克勒(Kenenisa Bekele)。

他还有一个盟友:著名体育经纪人赫尔曼斯(Jos Hermens)。这位1976年曾创造1小时场跑世界纪录的66岁荷兰前长跑高手,主要负责物色人才。

慧眼识才无疑是赫尔曼斯最擅长的:他在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开办的全球体育交流(Global Sports Communications,简称GSC)经纪公司,发现并栽培过众多长跑明星,除贝克勒之外,还有:

埃塞俄比亚“长跑皇帝”格布雷塞拉西(Haile Gebrselassie);

2016纽马冠军格布雷斯拉西(Ghirmay Ghebreslassie);

在里约奥运会打破万米世界纪录并夺冠的阿亚娜(Almaz Ayana);

肯尼亚著名女将基普拉加特(Florence Kiplagat)等等。

事实上,Nike破2计划的主力基普乔格,同样出自赫尔曼斯的GSC训练营。显然基普乔格的赞助商耐克开出的价码更高——高到不仅说服他答应入伙,而且肯放弃今春的伦敦马拉松(后者的出场费加奖金进账可高达数十万美元)。

赫尔曼斯和皮齐拉迪斯已经有10年以上的合作历史:当年他为贝克勒备战2007年世锦赛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延聘的团队成员之一,就是这位英国体育专家(那两场大赛贝克勒共收获3枚5K和10K金牌)。

这支团队的期限宽一些:5年,即2019年之前达成。

阿迪已有“破2神鞋”

至于第三支破2团队,知道的人就少很多,不过它的推动者也是一家巨型公司:欧洲第一大运动品牌Adidas。

相关报道似乎只有一个源头:Nike宣布破2计划的四天之后,《华尔街日报》发表的这篇不长的报道:

文章指出:“对运动装备制造商来说,拿出世界上第一个跑进2小时的马拉松,正在成为一场终极军备竞赛。”

据内幕人士透露,阿迪达斯的这一项目同样已于至少两年前启动,而且已经打造出“破2跑鞋”的原型。

以下是《华尔街日报》相关报道作者Sara Germano发的推特帖:“阿迪达斯已经造出破2跑鞋,但对如何开展营销存在内部分歧。该公司不希望它与Boost 2自相残杀。”

相比预期2017年初才会走到这一步的耐克,阿迪在这方面似乎抢先一步。

阿迪达斯打算用目前的旗下赞助运动员来冲击进2。这支人马实力也相当彪悍,包括基梅托(Dennis Kimetto)和并列史上第四快的基普桑(Wilson Kipsang,2:03:13)等最近四位世界纪录创造者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还剖析了两大运动品牌加入这场竞赛的动机:运动休闲鞋(athleisure)的兴起,导致更多竞争对手挤进跑鞋市场,时尚休闲鞋人气高于竞速鞋;两巨头希望为竞速鞋的销售重新点火——通过攻克2小时内马拉松这个跑步界的最后边疆。

不择手段

以上三队人马目标相同,只是在手段上有所区别。

要让人类的马拉松成绩在短期内如此突飞猛进,阿迪的法宝似乎只是借助“破2神鞋”,在纪录有效赛道上跑进2小时;另两支团队则有些不择手段(但承诺不使用兴奋剂),态度都是:先进2再说,甭管怎么是进的!

据deadspin.com报道,荷兰大腕赫尔曼斯坦言:“也许我们会安排一场在海平面一道堤坝上或下坡路举行,或者有顺风助力的马拉松……我们不在乎第一场进2马拉松是否符合国际田联纪录要求。我们会先实现它,再以符合纪录要求的方式。”

耐克的办法是控制尽可能多的变数:除了精心挑选的人员和专门打造的装备,还会选择最理想的非纪录认可赛道和天气条件,包括可能请多个兔子轮番领跑。

“体育科学”网站主编、南非跑步学者罗斯塔克(Ross Tucker)博士对于“马拉松破2速胜论”一向持批判态度。早在2013年基普桑以2:03:23打破世界纪录、马拉松进2话题再度被热炒之时,他就撰文指出:

“目前世界顶尖跑者的半马成绩在59分钟左右,人们却指望他们以相同的配速跑一个全马。这有点像指望200米最佳成绩19.19秒的尤塞恩博尔特,去跑出速度只慢一点点的400米,创造出41秒的世界纪录。

“或者相当于指望400米跑45秒的戴维鲁迪沙,能将每圈46秒的配速维持两圈,800米跑出1:32的成绩,而不是他目前的1:41。这是不可能的,原因是随着距离的延长,我们跑某一特定距离的配速会以可预见、受生理制约的方式下降。

“因此一个半马能跑59分的人,无法连续维持两个60分钟的半马。这根本不可能。因此,在我们开始期盼马拉松突破两小时之前,我们有必要先看看人类跑半马的能力。

“直至人类半马能跑进58分钟(我指的是57分出头),想在全马中跑出两个59分59秒的成绩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有人会跳出来反驳:当初专家们不也断言,1英里不可能跑进4分钟么?我们且不提那些断言大多是医生作的,他们并不真正懂跑步,只说1954年罗杰班尼斯特1英里跑出3:59.4的成绩时,800米即1英里的一半差一点的世界纪录是1:46.6。班尼斯特的成绩不需要打破1英里的半程的世界纪录,而想在不远的将来全马跑进两小时的人,却必须做到这一点。”

以下是来自国际田联官网的基普桑“破2”效果图:

耐克宣布破2计划后,塔克博士说他的第一反应是:“他们会在下坡赛道上做到这一点。”后来又认为,耐克可能会依赖跑鞋技术,比如一款装有弹簧的鞋子;两者的作用都是减小跑者的耗氧量。

经过一番技术上的详尽分析,他的结论是:“破2热虽然有助于让跑马拉松变得更主流,但鉴于我们至少还要等三四代运动员之后,才有望看到合法的进2,如此急功近利的热炒有弊无益。

“假如我们果真看到进2,我认为在最好的情况下,它也是使用与产品和赛道设计相关的值得疑问的手段实现的;在最坏情况下,则是动用了恶劣和非法的手段。”

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田径记者Ben Bloom将耐克的破2计划和一桩体坛轶事进行类比。

多年前在日本一档综艺节目中,美国短跑名将加特林(Justin Gatlin)曾跑出9秒45的百米“世界纪录”,只是节目方在这位“史上第一飞人”的背后架起两台工业用巨型风扇,风速高达每秒20米;在35米和70米处另外各有两台同样的大风扇接力。

耐克也有无穷无尽的选项:环状下坡路?气温调节?装有弹簧的跑鞋?伸手就有的补给?一支维持最佳速度的兔子大军?用巨型屏风全程护驾的摩托保镖?……(下图为皮齐拉迪斯的实验室)

《与肯尼亚人共跑》一书的作者Adharanand Finn的看法,与多数不屑于耐克此举的田径界人士相同:

Bloom总结说,有人会认为此事不过是一种营销伎俩——为了炒作并兜售世界上唯一的马拉松进2跑鞋,但这种公关噱头也可以帮到马拉松事业。值此被可分享性和即时满足感主宰的21世纪,新鲜劲儿可能很管用。加特林那次百米跑虽然没有意义,但看一看还是挺好玩的。

而在笔者看来,这种不择手段、“亩产万斤”式的破2,和人们心目中的马拉松跑进2小时并不是一回事。大公司肯花钱请大家看热闹,这固然没有坏处,但机会成本也很高:害得大家看不成基普乔格和贝克勒今春在伦马上演双雄对决。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